“去年國內的一些美元風投基金,對數字藏品、NFT這些概念趨之若鶩。動輒投出上千萬美元。”一位靠近國內某美元基金的人士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說,“現在很多投資人的錢打水漂了。”


這背后是數字藏品行業的退潮。


2022年8月16日,騰訊幻核發布公告稱,即日起將停止數字藏品發行,同時所有通過其平臺購買過數字藏品的用戶可自行選擇繼續持有或發起退款申請。


而此前,多家數字藏品平臺發生退款無法提現甚至平臺跑路現象。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在黑貓投訴平臺上搜索“數字藏品”發現,得到的相關1589條投訴結果大部分都與平臺無法提現有關。境外NFT交易平臺成交量也大幅下滑,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全球NFT市場的交易量為10.4億美元,環比下降74%。


幻核退場對整個數字藏品行業會造成什么影響?曾經火熱的數字藏品行業為何進入“冷靜期”,行業的未來在哪里?


幻核退場 數字藏品行業迎寒冬?


“幻核可以退錢了,想退的可以退,兄弟們。”


8月17日,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在一個人數超過2000名用戶的數字藏品QQ交流群中看到這樣的聊天記錄。另一位ID名叫“111”的QQ用戶在該群表示,其于8月16日中午申請退款,翌日下午五點半微信支付提示,他所購買的“西安博物院-「海馬飛天」數字銅鏡”退款剛剛到賬。


“幻核”于2021年8月2日正式上線,是國內最大數字藏品平臺之一。也就是說,“幻核”從“出生”到“關停”,僅僅存續了一年出頭。


另一名數字藏品藏家艾力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自己是安卓用戶,因此在幻核平臺上購買的數字藏品退款花費了兩個工作日,倘若是蘋果手機用戶,退款到賬時間應該會更久。


幻核退場的同時,近日鯨探發布的兩款七夕藏品也陷入了滯銷狀態。市場給出的冷淡反應與去年其平臺的數字藏品“上線即售罄”的火爆場面相比可謂是天差地別。


行業急轉直下,一些平臺選擇了跑路。


不少數字藏品平臺跑路是由于資金鏈的斷裂。5月17日,數字藏品平臺TT數藏通過官方公號發布消息稱,“由于近期市場波動較大,我司老板禁不住誘惑,將平臺啟動資金100萬挪用進行iBox的投資,目前持倉已縮水至10萬,平臺已經無法繼續運營,已遣散技術團隊。”鏡域數藏和光藝數藏也先后跑路。


一時間,數字藏品行業一雨成秋。


多家數字藏品也頻頻出現提現問題。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在黑貓投訴平臺上搜索發現,TOGOD數字藏品、光藝數字藏品、臻元數字藏品等多個平臺被藏家投訴存在不讓提取賬戶余額、凍結用戶賬戶、難以提現等現象。


個人炒家有的被套牢數萬、機構投資者踩雷


中國工筆畫學會副秘書長、常務理事郭華衛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目前大部分藏家購買數字藏品的動機,還是出于投機倒賣的心理,目前國內為了嚴防數字藏品領域的金融化炒作,嚴堵數字藏品二級交易,一定程度上“勸退”了部分懷揣炒作目的的藏家。


不過依然有個人炒家被套了。


“我在iBox平臺上投資了5萬左右,現在全被套牢了。我在另一個數藏平臺上的賬戶就無法提款,還在三個平臺上分別虧了1萬多。”數字藏品藏家艾力說。


“莊家、投資人虧得更多。國內這些平臺發行的數字藏品,平臺至少要回購一半———都是在燒投資人的錢。”一位在區塊鏈風投行業從業的資深人士李連(化名)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去年國內的一些美元風投基金,對數字藏品、NFT這些概念趨之若鶩。動輒投出數百萬、上千萬美元。”一位靠近國內某美元VC基金的人士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說,“現在很多投資人的錢打水漂了。”


在投資圈工作多年的知情人士朱英濤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的確存在這個情況,他個人推測部分美元基金的投資人去年青睞數字藏品賽道可能是出于下列原因:第一,在2021年,整個中國經濟大環境還不錯,國際金融資本選擇加碼中國,導致資本市場熱錢很多。第二,去年多家互聯網平臺遭遇反壟斷調查,教培受打擊,新消費賽道也基本上被投完了,這個時候投資人手里有錢但是不知道還有什么可以投,有的投資人可能就選擇投數字藏品項目。金融行業有個詞叫“Fear of Missing Out”(錯失恐慌),投資人可能想著先在這個數字藏品賽道占領一席之地,哪怕回不了本就當是拿這個錢去交學費,VC也從來不是依賴單筆投資賺錢的。


全球NFT交易平臺成交量跌7成 或與美元加息及各國加強監管有關


數字藏品曾被稱為中國版的“NFT”,只不過當下國內的數字藏品定位,類似于記錄在區塊鏈上獨一無二的數字藝術品,更多體現的是商品確權價值和收藏價值,不能在二級市場上交易。而NFT則是非同質化代幣,可在二級市場通過加密貨幣(以太坊等)任意交易。


當前,境外NFT交易平臺成交量也大幅下滑,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全球NFT市場的交易量為10.4億美元,環比下降74%。此前,全球最大NFT平臺OpenSea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Devin Finzer宣布,目前該公司已裁員20%。


朱英濤認為,今年美聯儲多次加息,使得美元持續走強,削弱了投資者對高風險資產的需求,間接造成加密貨幣和NFT暴跌。


同時,亦有藏家反映境外NFT平臺提現手續煩瑣復雜,提現門檻高。


湯祖望于今年2月在nWayPlay這個平臺上購買了冰墩墩NFT,賬面收益達1000美元,然而,為了提現這一千美元。湯祖望等待了長達六個月的時間。


“要提現并不容易,首先需要KYC驗證,我當時人在國內,無法做KYC驗證,即使是認證了,還是需要美國銀行卡才可以提現。我今年8月要去美國留學,在美國銀行開戶之后,我在nWayPlay這個平臺上提交了提現申請,2個工作日后,提現申請得到人工批準,電匯又花費了數日才到賬。”


KYC驗證是Know Your Customer的簡稱,是對賬戶持有人的條件審查和備案,它是反洗錢和預防腐敗的制度基礎。當前,在世界各國政府和金融機構的共同努力下,加密貨幣領域也必須要執行 KYC 規則。


   李連還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一般來說,“NFT變現最快的辦法還是賣成穩定幣出金,NFT出入金比較好的加密貨幣支付平臺就是MoonPlay。然而,nWayPlay的這個NFT交易平臺,用戶的NFT和錢包賬戶都是由平臺托管的,要提現需要平臺人工審核,審核通過后還要以電匯的方式轉賬到用戶的美國銀行卡,以上這些舉措客觀上會減少NFT和虛擬幣的流通性,降低了洗錢等違法犯罪行為的發生可能。”


   朱英濤認為,正是因為各國政府和跨國銀行加大對加密領域反洗錢監管,使得NFT流通性下降,這也是NFT和虛擬幣當前處于下行時期的重要原因。


數字藏品行業亂象亟待監管制約和引導


境內對數字藏品一直保持強監管態度。然而,當前相關法律法規還未落定。


4月13日,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中國銀行業協會、中國證券業協會聯合發布關于防范NFT相關金融風險的倡議。在倡議聲明中,三家協會提出了多項行為規范,其中包括:要求會員單位不為NFT交易提供集中交易(集中競價、電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持續掛牌交易、標準化合約交易等服務。


7月,上海市人民政府辦公廳發布《上海市數字經濟發展“十四五”規劃》,提出支持探索NFT交易平臺建設,研究推動NFT等資產數字化、數字IP全球化流通、數字確權保護等相關業態在上海先行先試。


朱英濤認為,現階段我國對于數字藏品還沒有嚴格的法律條文約束,目前出臺的相關文件還停留在政策倡導層面,缺乏具體操作層面的指導。


郭華衛向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合規有序的成長是數字藏品行業可持續發展的關鍵要素,行業亂象亟待監管制約和引導。藝術家群體期待監管介入數字藏品的發行、銷售、流轉等環節,并設置一定行業準入原則,藝術家在數字藏品領域的創作才會更有方向,更踏實。


此外,郭華衛表示,當前大部分的數字藏品平臺所售賣的作品還停留在賣“圖片”的層級,相當多的數字藏品的藝術價值不高,也難以吸引具備一定藝術鑒賞能力的藏家。幻核退場會引起數字藏品行業秩序重構,一些低水平的數字藏品平臺會被淘汰掉,依然存活的數字藏品平臺在將來倘若能推出藝術價值更高的原創性數字藏品,這個行業的發展依然值得期待。


值得關注的是,一些自身擁有雄厚技術能力的數字藏品平臺,當下依然能夠拿到融資。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統計發現,截至6月25日,國內獲得融資的數字藏品相關公司達到了16家,而去年全年獲得融資的數字藏品公司只有7家。一位靠近杭州一家國資背景的數字藏品平臺的消息人士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該平臺近期也在謀求融資機會。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羅東駿 編輯 岳彩周 校對 盧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