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目前,陳天京已在西藏支援疫情流調溯源工作將近兩周。作為北京市朝陽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選派參與西藏疫情防控的流調溯源專家,陳天京每天都在和時間賽跑。

 

西藏的白晝時間更長一些,從晨曦初露,到晚上八九點太陽落山,陳天京忙得和家人打個電話的時間都沒有,只能發條短信報平安。由于在高原工作,陳天京和很多援藏隊員一樣出現了高原反應,一個小小的氧氣瓶是他在工作時維持體力的保證,“實在難受了就吸點兒氧氣,流調溯源打的是‘時間仗’,工作拖不得。”


8月15日,剛下班的陳天京突然接到單位電話,問他如果參與支援西藏疫情防控有何意見。“聽到這個電話我感覺有些意外,不過之前我也關注到西藏疫情,所以沒什么猶豫,說‘沒問題’。這事肯定得有人去,既然選了我,我就肯定完成好這次任務。”


記者從朝陽區疾控中心了解到,接到北京市衛健委將組建北京援藏抗疫醫療隊的緊急通知后,朝陽區疾控中心連夜在年富力強、副主任醫師以上職稱的人員中篩選,陳天京作為朝陽區的選派人員參與本次援藏任務。


簡單收拾行李時,陳天京考慮到西藏早晚溫差大、工作時間可能較長,往行李箱里塞滿了厚衣物。第二天回到單位,他趕緊把手頭的工作交接好,“抗擊疫情誰也說不好什么時候能完成任務返京,我雖然去了西藏,但單位里的工作同樣不能耽誤。”由于時間倉促,他來不及準備抗高原反應的藥物,好在北京市疾控中心給醫護人員配足了藥物,這讓他心里踏實了很多。

 

抵達拉薩后,陳天京和不少援藏隊員一樣產生了嚴重高原反應,頭痛、疲憊、呼吸困難等癥狀席卷而來,他們不得不在工作時隨身備著一小瓶氧氣。“如果說這次援藏最難的是什么,我覺得是要不斷抵抗高反。但即使這樣,我們沒有一個人因為頭痛、難受就撂挑子,大家沒有一句怨言,都是在拼命堅持。”


陳天京在西藏開展流調溯源工作。受訪者供圖


完善流調表核心信息,提高流調效率

 

新京報:此次援藏,你的工作包括哪些方面?


陳天京:這次我們一共有10名流調溯源人員參與援藏任務。到了西藏后,我們的主要工作是流調,以及疫情分析和研判、流調的質量控制。我主要負責流調質量控制、培訓當地流調隊員,以及疫情現場處置。


新京報:朝陽區此前曾經歷多輪疫情,你也參與了朝陽區疫情的流調溯源工作。你覺得哪些經驗可以運用到此次援藏過程中?


陳天京:北京現在嚴格執行8小時快速處置機制,機制運行以來,朝陽區疫情防控部門高效聯動,各司其職,實現以快制快、動態清零的目標。


抵達西藏后,我們開過多次工作部署會,相關領導也提出建議,要明確各工作專班職責、各處置環節的工作時限、各工作組之間的銜接機制等。針對流調溯源工作,我們完善了流調表的核心信息,完善流調匯總表,對流調隊員進行線上和現場培訓。此外,對流調信息進行質量審核也是重要任務,要確保信息及時、準備地上報到數據庫。


新京報:你剛才談到完善流調表的核心信息,具體包括什么信息?


陳天京:我們在流調表里增加了核酸檢測、人員活動軌跡等信息,這些在西藏之前的流調表中是沒有的。同時為了提高流調效率,減少了一些信息,比如了解一周以前的活動軌跡。


新京報:通過培訓希望達到什么效果?


陳天京:截至目前,我一共給大約200名流調隊員開展了線上和現場培訓,其中線上培訓主要針對骨干流調隊員,現場培訓針對全部流調隊員。


培訓后,流調的效率、質量得到了非常大的提高。舉例來說,每天流調的任務量不太一樣,剛開始,流調隊員差不多得要一整天的時間才能把當天分配的任務完成,但是現在速度快多了,基本上不用到深夜就能完成。此外,流調隊員對于密接判定的專業性、嚴謹度都提高了。


保存體力,努力適應高原環境


新京報:你日常的工作安排是怎樣的?


陳天京:早上上班后,我們會開工作部署會,之后會處理一些緊急情況。前幾天,我到一個單位進行了疫情的現場處置,同當地疾控人員對接,進行了全方面的業務指導,如病例的流調密接判定、病例涉及點位如何采樣、終末消毒如何開展等。同時,對單位負責人提出建議和指導。處理完現場的情況后,一般就已經中午十二點多了,回到單位陸續接到上午流調任務的反饋,然后就開始對流調信息進行質量審核。


剛抵達西藏的頭幾天,任務量比較大,最多的時候一天有1570條信息,完成所有任務后,大多是第二天凌晨一兩點鐘了。剛開始幾天,一直維持高強度工作,壓力還是挺大的。


新京報:這次支援工作,你覺得最大的難點是什么?


陳天京:疫情發生以來,我們一直在進行流調溯源的工作,工作方法和流程已經很順暢。所以我覺得這次來西藏,最大的困難還是在身體方面,西藏海拔高,對身體是極大挑戰。我們在北京應對疫情時,也常常連著好幾個晚上不怎么休息,但是那會兒并沒感覺特別累。但是這次來西藏體力消耗確實很大。


我們每個人都在努力適應高原環境,減少不必要的活動,比如我于8月17日抵達拉薩,21日才洗了第一次澡。洗澡在平原地區再普通不過,但是在高原,尤其像我們初到西藏,也會感覺非常不適應。就餐方面,每頓我只敢吃一點點,因為吃多了,高原反應也會很明顯,肚子餓了就多喝水。可以說,為了在工作中保持更好的狀態,我們每個人都會做出一些調整。


新京報記者 吳婷婷

編輯 白爽 校對 李立軍